欢迎光临贵州坤沙酱酒酿造产业(集团)有限公司


招商详情

12款口服玻尿酸测评:白云山糖分“爆表”;WONDERLAB、Swisse Me糖醇含量较高或致腹泻

发布时间:2023/10/28

按:玻尿酸食品好吃吗?其中潜在的糖,你有关注到吗?

可以吃的玻尿酸,你吃过吗?

口服玻尿酸以功能性食品的打开方式,高调地走进公众视野。“打破‘皱’语”“千倍‘抓水力’”“嘭嘭少女肌”等吸睛的广告宣传直击消费者痛点,更抓住了一颗颗渴望变美的心。

抛开口服玻尿酸的有效性,其味道如何?零食化的口服玻尿酸,是不是“糖衣炮弹”?

2022年6月,《消费者报道》送检了12款含透明质酸钠(下称“口服玻尿酸”)的食品。

测试品牌

测试指标

总糖、三氯蔗糖、山梨醇、麦芽糖醇、赤藓糖醇、主观试吃

测试结果

1.黑零、娃哈哈、POLA宝丽、Swisse Me可标称“0糖”,姿美堂、WONDERLAB、美研社、北京同仁堂、SMEAL可标称“低糖”,仅白云山一款属于“高糖”食品。

2.甜味剂方面,白云山未检出标示的糖醇种类,WONDERLAB、Swisse Me糖醇类使用量较高,消费者不宜过量食用。

3.主观试吃结果显示,黑零、WONDERLAB评分较高,SMEAL、美研社排名垫底。

4款真“0糖”

玻尿酸“零食化”后,糖含量是一个潜在问题。

世界卫生组织(WHO)多次指出,过多摄入游离糖会增加龋齿、肥胖、糖尿病和高胆固醇血症等疾病的患病风险。

通常,当我们在谈论食品中是否“含糖”或“碳水化合物含量”时,指的是可以被人体利用产生能量的碳水化合物。

在GB 5009.8-2016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果糖、葡萄糖、蔗糖、麦芽糖、乳糖的测定》第二法中也有相关解释:食品中的总糖通常是指食品中还原糖(单糖、双糖)和经水解为还原性单糖(多糖)的(非还原)糖含量。

根据GB 28050-2011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》的规定,“0糖”实际指的是每100g(100mL)食品的糖含量(单糖和双糖总量)不高于0.5g,而并非绝对意义上的“没有糖”。而“低糖”则是指每100g(100mL)食品的糖含量不高于5g。

参考中国香港食物安全中心对“高糖食物”的定义,每100g(mL)食物中糖含量超过15g称为“高糖”。

测试结果显示,12款口服玻尿酸的总糖含量为0g/100g~56.8g/100g。其中,黑零、娃哈哈、POLA宝丽、Swisse Me总糖含量均在0.5g/100g以下,可标称“0糖”。姿美堂、WONDERLAB、美研社、北京同仁堂、SMEAL总糖含量均低于5g/100g,可标称为“低糖”。

根据《中国居民膳食指南(2022)》的建议,控制添加糖的摄入量,每天不超过50g,最好控制在25g以下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总糖含量最高的是白云山,每100g软糖中总糖含量达到56.8g,属于“高糖”食品。本刊留意到,白云山配料表排名第一的是“麦芽糖浆”,其主要成分的麦芽糖是一种双糖,代谢后会分解成单糖(葡萄糖),消化吸收容易导致餐后血糖的迅速升高。

经本刊换算,一包80g的白云山透明质酸钠水光夹心软糖(含VC)总糖含量为45.4g,食用一包将接近《中国居民膳食指南(2022)》建议的每日最高限量(50g)。

WONDERLAB、Swisse Me糖醇含量较高

喜欢甜味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。要达到“无糖”,又要保住“甜味”,就需要甜味剂的帮忙。

根据甜味剂的营养价值不同,市面上的甜味剂可分为两种,一种是营养型甜味剂,例如赤藓糖醇、麦芽糖醇等,含有一定的热量;另一种是非营养型甜味剂,例如阿斯巴甜、三氯蔗糖等,热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此次本刊选择了口服玻尿酸中的三氯蔗糖、山梨醇(山梨糖醇)、麦芽糖醇和赤藓糖醇四种主要的甜味剂进行检测。结果显示,仅白云山没有检出上述任何甜味剂。该款产品宣称添加了山梨糖醇一种代糖,而山梨醇的结果显示为“未检出”。原因可能有两种:

一是完全不含有该种代糖;二是该种代糖含量低于检出限。如果是第一种情况,那么白云山这款产品与宣称标示不符;如果是第二种情况,过低的代糖是否还能起到“减糖”的目的,有待考究。

《消费者报道》将检测结果与疑问发至给相关生产企业进行咨询,但截至发稿时仍未获得企业回复。

姿美堂、POLA宝丽、SMEAL、美研社、娃哈哈检出三氯蔗糖(蔗糖素),含量在0.0395g/kg~0.145g/kg,三氯蔗糖是一种高倍甜味剂,甜度可达蔗糖相对甜度的600倍。

糖醇类使用量最高的是WONDERLAB,麦芽糖醇和赤藓糖醇两者之和为42.5g/100g,其次是Swisse Me,为38g/100g,这两款在主观试吃中也被认为“较甜”。此外,中粮、黑零两种糖醇类含量也超过10%。

糖醇好处多多,但是不宜过量食用。

摄入过多糖醇一般具有缓泻作用,可能引起腹部不适、胀气、肠鸣等消化道症状。这是因为,吃进去的糖醇很难被胃蛋白酶分解,所以就直接进入肠道了。肠道突然进入这么多的糖醇,容易消化不良,导致肠内的渗透压升高,吸收更多水分到肠道,从而促进腹泻。

在美国FDA规定,当合理可预见地食用量可能导致每天摄入50g山梨糖醇时,标签上需注明“过量食用可能引起腹泻”。澳大利亚新西兰也有法规要求,A类中麦芽糖醇、木糖醇在食品≥10g/100g(10%),B类中山梨糖醇、赤藓糖醇在食品中≥25g/100g(25%),均需要标注“可能会致泻”;当 A、B中的糖醇组合使用时,取上限较低值,也就是只要超过10%的添加,就需要注明“可能会致泻”。

因此,为了确保消费者获得足够的信息,当添加糖醇超过10%的产品,建议商家应注明“过量食用可能引起腹泻”等提示。

主观试吃:黑零、WONDERLAB受青睐

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透明质酸原料生产销售国,但是对于大部分消费者来说,口服玻尿酸仍是非常小众的食品。

在电商平台上,口服玻尿酸的产品类型主要有糖果、饮料两种。玻尿酸“入食”,给了消费者很大的想象空间,在食品中添加玻尿酸,真的能起到“点石成金”的效果吗?味道怎么样?

本刊招募了10名志愿者,对12款口服玻尿酸的香气、口感作出了评价。

主观试吃结果显示,多款口服玻尿酸同质化现象比较明显。从香气及口感看,食品级玻尿酸的存在感并没有很强。

黑零、WONDERLAB评分较高,分别为7.4分、7.1分。志愿者评价黑零“外面有一层‘膜’,有点像吃爆珠的口感”“淡淡的香味,独特的口感,不会太软也不会太弹”“口感很软糯”,WONDERLAB“白桃味食物yyds(永远的神)”“嚼起来很弹牙”“酸酸甜甜”。

此外,Swisse Me“很像QQ软糖”“味道偏甜”,娃哈哈“普普通通的‘气泡水’”“气泡水还可接受”,有兴趣的可以尝试一下。

POLA宝丽、姿美堂、白云山、中粮褒贬不一。“酸”是POLA宝丽的特点,有志愿者形容“酸到五官扭曲”“像酸梅汁”“像沙棘原液”。可能添加了人工甜味剂的缘故,姿美堂被认为“酸甜味很寡淡”“甜味不自然”。白云山“心形很讨喜”,但是香味有点瑕疵,多名志愿者反馈“胶味比较重”。中粮“口感偏硬”,缺乏亮点。

可能因为添加了胶原蛋白肽,北京同仁堂被认为“有奇怪的气味”;作为一款压片糖果,碧生源被评价“吃起来没什么味道,香精味突出”。

SMEAL、美研社排名垫底,分别为4.3分、3.6分。SMEAL的塑料包装受到了嫌弃,一名志愿者评价“太难闻了,满满的‘塑胶味’,不知道是外面那个塑料瓶的味,还是本身饮料味,总之很‘下头’”,另一名志愿者表示“像喝一百美元的一桶原油,还没提炼完成那种塑料味”;美研社主打燕窝、胶原蛋白肽两种“美丽”配方,原料本身带有淡淡的腥味,让人难以接受,志愿者评价“适口性太差了”“味道闻起来没有想吃的欲望”“稠、黏,在喉咙下不去”。

【特别声明】:本报道中试验结果、提及品牌仅对测试样品负责,不代表其同一批次或其他型号产品的质量状况。